上海上门服务 > 养生资讯 >

慢慢渗透秋天的外衣接触到肌肤感到冰凉冰凉的

作者:www.aituoyun.info
无聊的一天,我想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而不是对着书发呆,简直就像傻子一样。
 
天空灰蒙蒙的,才下过雨的空气中泛着潮湿的微凉,慢慢渗透秋天的外衣接触到肌肤感到冰凉冰凉的。
 
有时候发现回忆真是一个折磨人的东西,犹如一些苍白的破碎画面慢慢地拼凑,一点点衔接起来,直至清晰,渐渐开始伤心流泪——夏念瑾。
 
也许相遇就是一场恩泽,十年前的夏天五岁的夏念谨就这样遇见了比她小几个月的顾凉生。
 
那时的夏念瑾就是一个土里土气的孩子,而顾凉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城市孩子,然而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就是这样相遇在那个干燥却也潮湿的夏天。
 
第一次到深圳的夏念瑾对这里的一切充满好奇,这里的街道,这里的商场和这里的公园。
 
见到顾凉生是在夏念瑾到这里的第五天,夏念瑾正蹲在门口的井口边缘上,探着一个黑呼呼的小脑袋,全神贯注地看着井里五颜六色的鱼,这在从农村里来的夏念瑾是一个特大的疑问,为什么这些鱼会是这样的?正当她费力地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肩膀上被一只小手轻轻一拍,这让毫无防备的夏念瑾被吓趴在了地上,并用感到恐惧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用一副好笑表情看着她的小男孩。最后这样的局面持续了五分钟,以顾凉生的一句:“胆小鬼”结束,然后转身潇洒地走进了对面的房子。
 
那时夏念瑾还不能明白他为什么能这样地潇洒,只因为他是顾凉生,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那后来的几天,夏念瑾天天看见顾凉生,但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那个天天会望着天空发呆的小男孩叫什么名字,她只知道小小的他好像很悲伤。
 
在自己家那暂时租的小房子的铁网门里看了几天后,一向活泼的夏念瑾终于勇敢地迈出步伐慢靠近那个浑身散发出忧伤的男孩。“喂,你很伤心吗?是不是没有人陪你玩啊,我陪你好不好?”
 
顾凉生此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在听到这句话后笑也不是哭也不是,看到夏念瑾甜甜的笑容的时候,心里顿时暖暖的。想笑却只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夏念瑾至今还记得那个微笑或许早已印在了自己的心底。
 
这几天后夏念瑾天天去找顾凉生玩,渐渐地他们玩熟了,但他一直叫她胆小鬼,她告诉他她的名字叫夏念瑾但他依然叫他胆小鬼,她问他叫什么名字,但他只是笑笑却没告诉她。小小的她有些失落,但她依然笑着说没关系,我把你当成永远的好朋友。不要问永远有多远,在那时的夏念瑾来说永远是很远很远很远的……
 
那一天,夏念瑾记得天空是海蓝海蓝的,从未有过的明媚,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幸福的味道,她想她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夏念瑾穿着妈妈刚给自己买的小花群,高兴地跑向那个站在公园门口的顾凉生,小小的他穿着白色衬衫外面套上她根本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小西装,就像漫画里的小王子一样,这是她对他的第一感觉,她笑得更甜了,他看见她嘴角微扬。
 
他牵起她的小手,对她说:“干嘛跑这么快,摔了怎么办?”她说:“我不想你等太久啊。”顺便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他的心里一下子变得好暖。他们手牵手的走进公园,沿着小路来到草坪上,找到一个荫凉的地方他让她坐下,然后自己则躺下,双手托着自己的脑袋,仰望这天空,她学着他的样子躺下来,偏着小脑袋,看见他的侧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的柔和,那时候的她觉得他的侧脸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了,以至于后来见到那些好看的人她也不为所动。
 
他静静用手枕着头,然后明亮而又深邃的眸子静静地望着海蓝海蓝的天空,她似乎受了他的影响就那样静静地望着他的侧脸出神,连风吹得她的流海乱飞也毫无察觉,她微眯着眼睛柔软的发丝略微挡住她的视线但她却不愿动手去捋一捋,静静地享受这安静的美好。
 
不知道保持这样的姿势有多久,她很不争气地睡着了,直到感觉丝丝凉意,虽说是夏天但躺在草地上又吹着风只穿着裙子的她感到了不舒服,睁开眼她看不见了那个陪她一起的男孩,她揉揉眼睛立马坐了起来四处张望却没有看见他的身影。
 
心里一鼓不安慢慢向他袭来,她颤抖着站起来,因为睡久了的缘故她的小腿已经麻了,渐进适应了不适,便开始喊,但最后却把所有的话卡在了喉咙,因为她发现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巨大的无助感袭遍全身。
 
有谁能告诉她是怎么了,她一路走一路四处张望,想要去问一下别人有没有看见和自己一起男孩,当她开口的时候却发现别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自己后摇摇头走了。
 
最后不知道自己怎样回到家,爸爸妈妈都在找自己,看着他们焦急的眼神,小念瑾一下子扑到妈妈怀里哭了起来,爸爸妈妈也被这样的自己下了一跳,检查一下她身上没什么也就放心了,抱着哭得天昏地暗的自己回家了。
 
爸爸妈妈以为她是被吓着了,就让她哭累了睡下。
 
后来她再没有见到那个悲伤的小男孩,她只是从妈妈那里无意得知他的名字——顾凉生。
 
再后来她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她开始上学了,又回到以前的生活,所有人都觉得小念谨不一样了但没人知道为什么,连哥哥夏佑南都不知道她怎么了。
 
那个夏天成了夏念谨心中的密秘,她没告诉任何人她在那个夏天认识顾凉生,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却也让她感到难过的男孩,因为他不辞而别了。
 
或许真的像某人说的回忆无法逝去,更无法追寻。她就带着那夏天里有些小忧伤的回忆过了十年,还有青春的记忆……
 
林莫那个就像太阳般的男孩,他温暖了她每一个不开心的日子,他总是陪在她身边,他从幼儿园和她在同一个班开始就进入她的生命里。她和小朋友的关系不好,她从深圳回来后,性格就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她的眼睛慢慢染上了忧伤,她的眼睛本来就大大的,很清澈,但悲伤的眸子显得有些冷冽了,所以小朋友不喜欢和她玩儿。只有林莫主动和她玩,给他讲笑话,逗她开心。正是有了他,她的那十年过得不孤单。
 
漫漫十年,她逐渐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她也很优秀,成绩一直是年级第一,清冷的眼眸,依旧没有朋友,除了林莫,一直陪伴着她。
 
她可以像孩子一样跟他撒娇,她的要求他永远会做到,只是在那样的年龄里她还是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直到有一次,她问:“为什么我没有朋友啊?”他对她说:因为你这双眼睛,让她们感到害怕。他告诉她不要在意,他会是她永远的朋友。她很高兴地咧开嘴笑得眼睛像一对小月牙,煞是可爱,他眼里满是宠溺。
 
林莫是知道顾凉生的,那个忧伤的男孩,早早占据念谨心的男孩。他有一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认识她,就因为一个暑期,她心里有了别人,虽然她很少说,但看得出来,她是喜欢他的。但值得庆幸的是十年她一直在自己身边。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年暑假,这一年她初中毕业了,林莫已经高一了。
 
夏念谨的父母又叫她去深圳,她答应了,心情很是愉悦,但林莫在她走时来送他,她却没看见他眼底的忧伤。
 
到底抵不过早早就埋藏在心底的想念,他相信她会回来,不止是人还有心。
 
再一次去到深圳,那里已经大变样了,更加的繁华。那个埋藏在心底的密秘,正随着慢慢映入眼中的城市,逐渐清晰起来。
 
那个漂亮的忧伤的小男孩,现在还在这个城市吗?他还好吗?他是不是不记得自己了呢?
 
虽然在过去的十年,她很少想起他,但确永远没有忘记过,因为那些早已刻入了心底的记忆……
上一篇:他觉得过去的每一天都足以拿来温暖余生
下一篇:她一生的幸福就断送在被封建教条操控下的错误婚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