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那件脏兮兮的被丢在角落的冬季校服

 

  三岁时,我认为妈妈真高大;

  六岁时,我认为妈妈是个美丽的女人;

  九岁时,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人和人能比我妈妈好;

  十二岁时,我心中的妈妈思想开始落后,脾气开始暴躁,我开始不断的和她顶嘴、作对、甚至还背地里讲她的坏话。

  现在的我,十五岁了,已经和她差不多高了,这个女人足足在我的身边陪伴了我十五载春夏秋冬,我能看得到她的缺点优点,我为她哭过笑过,也只有这么一个女人能让我如此在乎她。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赖上这个贤惠的女人,喜欢什么事情都推给她做,而自己却逍遥自在落个快活,看到她在做家务时,心中没有一丝丝愧疚与心疼,心中想道:这些事情本就是妈妈应该做的。从未了解她的辛苦更别说去分担了。但是自从进入高中寄宿时,才发现,少了她,我的生活是一塌糊涂!一点点的小事都总是做不好,就连每天都要铺的床也都是糟粕不堪,皱皱巴巴的!这些事情她以前是经常在我的面前做的,只是我不曾留意过。不过我不会过多的牵挂着她,许是对第一次寄宿出于好奇,对新同学、新学校、老师、环境……都还不够了解没时间想更多的事情吧!

  寄宿有一礼拜之余了,这期间我未曾打过电话与她,当我看到寝友因想家而哭泣时,我困惑的问道:“家有什么好想的,不就是一住的地方,都生活了十多年了!这里多好啊,没爸妈管多自在啊!……”

  指尖绕阿绕,时间一圈圈荡漾着飞升消逝。有一天,这个女人轻轻的告诉我:“给你生个弟弟或妹妹怎么样?”我没有回答,这几年来,或多或少都是有大人这样开玩笑的问过我,我也跟大部分小孩一样回答过——:“我不要,你们有了小孩就不会疼我了。”但这一次我选择沉默来说话,因为看的出,这一次她很认真的问我。

  在这之后的九十个月里,我每每回来一次,就能明显的看出她的肚子又大了一点点,她的脾气也越来越坏,总是不满的对我指指点点,大吼大叫,这时候的我对她厌恶至极,也就常常的向朋友诉苦,说她的坏话,真希望不要再与她相见。

  直到那天,我看见这个挺着大肚子的女,正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手里在搓着衣服,时不时的哈着那双冻得通红的双手,细细一看,原来她搓着的,是我那件脏兮兮的被丢在角落的冬季校服。顿时,我心颤抖了一下,眼前的她,容颜不再,泛黄的皮肤和泛旧的老照片上的颜色是如出一辙,还浮现着若有若无的老年斑,皱纹早已懒懒的趴在她眼角沉睡了过去。怀孕过后体型自是胖了许多,从前纤细修长的手,现在也布满了茧子。我一直愣在原地看着她缓缓的起身,用一只手撑在她身旁的洗衣机一角,另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姗姗的扬身,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站起来。我的心被狠狠地揪着,又像被人打了一拳,又酸又痛。

  在那之后,我开始慢慢接受那个小家伙,我们在同一个地方住了十月,只是我比他先出来而已,我们拥有着同样的家人,相同的血液,他的到来只不过是多一个人分享爱与幸福,只要妈妈还在乎着我就不会介意,这有何不可?我学会了包容,毕竟每一个人都不曾有过十全十美,何必强求自己的父母如何的完美,其实只要有爱,每个人都很完美!

  现在,我住校的每个星期都会打一个电话给她,愿意把我所有的心声与她分享。3月8日母亲节,以前从不会注意的,现在颇多的感触由心而生,不论是逢年过节,还是她生日我都不曾送给她——我爱的这个女人,任何的礼物。因为我认为真正血浓于水的亲情金钱是衡量不来的!

  现在我想大声说:“我不管不顾她是何种容貌,年轻亦或是人老珠黄,在我心里她永远都是伟大、美丽、贤惠。足以让我一生牵挂思念!”

  我希望:

  我20岁时,我可以牵着妈妈的手,去看看外面美好的世界;

  我30岁时,我能给她安定的环境,和幸福的生活;

  我40岁时,她还能有力气来指责我这不好,那不好;

  我50、60、70岁……时,她都可以一直在我的身边,换我来照顾她,疼她。为此加上一个一辈子的期限!